小越国广沼沼民

【点文】堀川国广×女审神者——甜系小日常

爱死我家yuki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

Yuki丶PYQ:


* 点文的小伙伴@小越国广沼沼民 算是投喂吧……
* 乙女向 堀川国广×审神者
* 文笔废
* ooc预警
* 这大概是一个除了兼桑都在助攻的本丸
* 情人节给情敌码了一篇也是没谁了hhhh
* 三岁小孩子不要吃巧克力!
* 立个flag,战扩还有九天,出了龟甲和sada就写【甜系小日常】全员向,一刀一篇。


7:00 起床(伪)の时间

堀川国广像往常一样早早的醒了。

枕边的少女还在睡梦中,堀川国广望着她的睡颜,宠溺地笑了笑,轻轻拨了拨少女睡得有点乱的刘海,然后嘴唇动了动,无声地打了个招呼:“早上好,主上。”


9:00 扎辫子の时间

少女悠悠转醒,慢慢坐起身揉了揉眼睛,接着毫无形象地张大嘴打了个哈欠。

“早上好!主上!”

少女被吓了一跳,哈欠硬生生卡住在喉咙里,她幽怨地瞪了一眼不远处笑脸盈盈的堀川国广,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房间门刷的一声打开了。

“国广!帮我扎头发……呃……”

少女好像早就预知到和泉守兼定会来,熟练地抓起一个枕头飞了过去,正中和泉守兼定的脸,吼道:“和泉守给我滚!我的房间是你能进来的么!”

“凭什么我不能进来!凭什么国广就能自由通行!”和泉守兼定抓着枕头不满地吼了回来,还未整理的长发被拨弄到身前,加上被弄乱的刘海让他看起来有点滑稽。

“就凭我是你主上!”少女超级理直气壮。

“嘛嘛嘛,你们两个不要吵了。兼桑你跟我来一下。”堀川国广笑着打断两人的争吵,然后推着和泉守兼定走出少女的房间。

“国广你不要推我……”

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少女一人气鼓鼓地坐在床上。

“不行,我要去偷听一下他们说了什么!”少女利落地翻身下床,走到门边果然听到了两人的对话。

“兼桑不要生气啦……”
“是国广太惯着她了!”
“嘛,主上的性格兼桑你又不是不知道。这样吧,一会我去帮你整理一下头发,刘海乱了就不帅气了哦!”
“好吧……”

门外的两人好像谈完了的样子,接着少女听到了脚步声,她慌忙跑回床上,还没掀开被子,门就被拉开了。于是堀川国广就看到了少女一手撑着床,一手抓着被子,一只脚已经跨上了床,另一只脚还尴尬地在地上踮着脚。

“主上……偷听不好哦。”堀川国广有点无奈。

“……我这是担心你被和泉守拐过去了!”少女故作镇定地收回手脚,理不直气也壮的反驳道。

“主上对兼桑敌意很大呢……”

“这是战争啊!堀川!有和泉守在的空间就是战场啊!”少女一脸悲壮,然后嘟起嘴:“所以,你是要去帮他整理头发吗?”

堀川国广歪歪头,露出狡黠的笑容,“难道主上吃醋了?”

“才、才没有!”

见少女红着脸不想承认真实所想,堀川国广走过去,拉着少女让她坐下,而他站到了少女身后开始拨弄着少女嫌麻烦剪得只到下巴的短发。

“你干嘛……”
“帮你扎个辫子。”
“我头发这么短……弄不了的……”
“没关系,可以的。”

少女第一次知道,原来常年握着刀剑的双手原来可以这么温柔,灵巧的手指穿插进发丝间,像羞涩的琵琶女轻拢慢捻着手中的琵琶。挑起一小撮轻轻搭到另一小撮的头发上,仿佛对待的是世上最珍贵的宝物,不过对于堀川国广来说,少女的确是属于他独一无二的珍宝。

“好了,完成了。”拿过发带作固定,堀川国广贴心地递上了小镜子,自己则拿着稍大一点的现在原地,好让少女看得见后面的发型。

两条小小的麻花辫从耳后一直向后延伸,在后脑勺处交叉在一起,红色的发带在交叉处绑了个蝴蝶结。

很简单的一个发型,却让少女容光焕发起来。

“主上觉得怎样?”堀川国广歪了歪头,浅葱色的眼睛里流动着略有些期待的光芒。

“嘛……勉强过关吧……”

“真的嘛!能让主上满意再好不过了!”堀川国广看着镜中的少女,双眼微阖,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,眼眸中洋溢着淡淡的温馨,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,笑容明亮得仿佛赶走了所有的阴霾,让天地一下子清澈起来。

少女下意识想开口否认,但镜子里天使般的微笑让她突然心跳加速,她微微张着嘴半天没挤出一个字来,脸颊却红了一大片。


15:00 “发带”の时间

少女一边查看着这几天的出阵报告,一边吞下最后一块烛台切光忠特制的牡丹饼。她把手擦干净,喊着近侍的名字。

“堀川——堀……”

少女喊了两声才后知后觉想起她的近侍出阵了还没回本丸,下意识抬手想抓抓她的短发,入手的却是一个简单发辫的触感,少女先是楞了一下,接着嘴角悄悄勾起一个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弧度。

手指按压着发辫,感受着它的纹理,但又怕太过用力弄乱了精致的发辫。少女自嘲般笑着摇摇头,整理好桌上的文件,收拾好本来想让堀川国广收拾的餐具,捧起来,准备去厨房找烛台切光忠还回去。

少女捧着餐具走着,走到拐角处差点撞上了走得急匆匆的山姥切国广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山姥切国广吓得退后了几步,下意识拉了拉头上的被单。

少女稳住手中的东西,抬眼问:“发生了什么吗?”

“不…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只是兄弟的领绳……”

“山姥切,找到了吗……”没等山姥切国广说完,和泉守兼定的声音就从少女身后传出来。

山姥切国广看到少女脸上立马显现出一种名为嫌弃的神色。

“等等,你头上的不就是……”和泉守兼定指着少女后脑勺。

“咔咔咔!和泉守殿下,今天天气真好,跟小僧一起去修行吧!”这时山伏国广突然出现,一把勾住了和泉守兼定的脖子,并对山姥切国广使了个眼色,然后迅速把和泉守兼定拖走了。

“喂!等等……山伏……你别拉我……”

少女这时才回过头,冲着和泉守兼定远去的方向扮了个鬼脸。山姥切国广这才看到了少女的发带,并明白了山伏国广那个眼神的意思。

“对了,山姥切,你刚刚说堀川怎么了?”

“呃……没什么。说起来,兄弟出阵就快回来了,你不去迎接他吗?”

“诶,真的吗,可是……”少女为难地看了看手中的东西

“我去送吧。”山姥切国广接过餐具。

“嗯!谢谢你!”少女朝山姥切国广鞠了一躬,连跑向大门的身影也越发雀跃起来。

少女刚跑到门口,空地上就正好闪过一道光,第一部队显现在了光芒之中。

“欢迎回家!”

“我们回来了!”队长堀川国广笑着迎上去。

“堀川?怎么感觉你跟平常有些不一样……对了,你的领绳呢?”等少女靠近了,她打量了一下,发现堀川国广本应绑着红色领绳的领子空空如也,少了那抹红色的点缀,让人总感觉少了点什么。

“领绳啊……”堀川国广有点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指挠了挠脸颊,“用…….用来绑你的头发了…….看着少女一脸惊愕的样子又慌忙开口解释道:“因为主上是短发然后平时又不怎么扎头发,发带什么的都没有….然后我就用我的领绳.……不行吗?”

少女沉默了一会,然后手绕到身后扯开了领绳,失去束缚的短发在空中散开来。

“主上……”

少女还是不开口,自顾自拉过堀川国广,环着他,帮他带好领绳,把两边的绳子扯得对称之后,双手在他的领子处倒弄起来。

堀川国广稍稍一低头就能看到少女认真的脸庞,睫毛像停在花上的蝴蝶的薄翼轻颤着,精致的鼻子下是红润小巧的嘴唇,不知谁的影子的边缘正好投在上面,一光一影让它显得更加饱满和诱人,堀川国广一个失神突然想要品尝一下,与此同时少女也绑好了蝴蝶结。

“这样咱们就扯平了!”少女直起身向后退了一步,满意地看着她的劳动成果,一抬眼却发现堀川国广好像在……发呆?

“堀川?”

“呐,主上……”堀川国广眨眨眼,“能让我任性一次吗?”

“诶?”

像是电视里的慢镜头播放一样,倒映在少女瞳孔中堀川国广的脸逐渐放大,等两人的距离近到鼻尖对碰的时候,少女心里一惊,下意识得避了一下,堀川国广也不恼,在少女做出动作之前伸出双手就把她囚禁在怀里,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,两人鼻尖轻轻擦过,少女吓得闭上了眼睛,堀川国广见状忍不住从鼻腔里挤出两声轻笑,然后蜻蜓点水般把自己的唇印在了对方的唇上面。

“真甜!”仿佛应证着自己的话,堀川国广砸吧了一下嘴。

“你突然搞偷袭……”少女的脸红了一大片,恼羞成怒地瞪了瞪眼前笑嘻嘻的堀川国广。

“偷袭可是我的拿手好戏!”堀川国广心情大好。

“不跟你说了……诶,第一部队的其他人呢,怎么不见了?”脸上的红晕还没消去,但少女疑惑地环顾了一下四周,回过头看到了正打算悄悄离开的五把刀。

被发现的五把刀尴尬的停住了,最后还是鹤丸国永开口道:“主上不用管我们,你们继续……”还摆了摆手示意少女把头转回去,“我们……什么都没看到……”

原本红扑扑的脸颊变得更甚,少女突然开始撸起袖子来。

“主上你在干什么……”鹤丸国永仿佛不知事儿大地补了一句。

“诶诶诶!主上你要干嘛?!!”

“鹤丸你别跑!今天我非要把你倒吊在本丸最高的房梁不可!!”

评论

热度(37)

  1. 小越国广沼沼民Yuki丶PYQ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爱死我家yuki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